起名字时,可别整得那么花里胡哨的吧!

发布于:2021-09-22 22:47:03

china-1983576__480

@某个张佳玮:给古代背景小说人物起名字,有两种风格。

一种比较写实,比如金庸先生的胡斐、令狐冲、段誉、萧峰、袁承志 —— 这是典型的 “中国古代人确实会给孩子起的名字”。
甚至许多名字,都是真人用的。比如杨过字改之,历史上有刘过字改之;柯镇恶,历史上有王镇恶;黄药师,历史上有郭药师和李药师。段正淳段正明、郑克塽冯锡范,索性就是历史人物。

一种相对写意,简直不真实,比如古龙先生的李寻欢、楚留香、陆小凤、西门吹雪、白玉京 —— 好听,有意境,但真会有人给孩子这么起名字吗?不一定吧。

当然也不是说,金先生都写实,古先生都写意。
古龙先生也有叶开、赵无忌、金九龄这类靠谱现成古名字。
金庸先生也有任我行、东方不败这类写意到不真实的名字 —— 想象一下,东方家长辈怎么叫他?
“不败,过来!今天在学校乖不乖?作业写完了没?”

古代人事实上是怎么起名的呢?
大略言之,男性起名字,大概是述志、期望,以及消灾解难。
述志,则方孝孺、钱谦益、贺知章等,无非希望孩子仁义孝顺、知书识礼的好字眼。
祈福消灾,则辛弃疾、毛延寿、李延年等,是希望孩子好好长大。
当然,也有郭班主最爱念叨的王富贵,乡下百姓真有类似名字:张乃发、李洪顺、王富贵,图个顺利。

我们都熟悉的,孙权字仲谋,董卓字仲颖,诸葛亮字孔明。权谋,卓越聪颖,明亮。那也都是很正常的好字眼。
南北朝往后有一段因为佛教盛行,也流行过给孩子起名金刚力士什么的 —— 宋金刚,高力士。

说个冷笑话,五代时斯文扫地,倒是一大堆人给孩子起名叫彦:彦是有才学有德行,可见时代缺什么就补什么。

后来大家族排行,另外有字,读过《红楼梦》者都有印象:上一辈贾政贾赦贾敬,下一辈贾珍贾琏贾宝玉,再一辈就花草头了,贾蓉贾芸之类。
比如袁世凯父到孙辈,排的是保、世、克、家 —— 结果袁世凯父亲袁保中,叔叔袁保恒,袁世凯自己的儿子袁克文、袁克定,都是排行来的。

女性起名,则分时候。比如汉代,许多以君起名:卓文君、王昭君,皆是。
之后也有多用女字偏旁字或王字旁代表玉字,比如婷、玲、琬、瑛、娘、姐。
到唐宋后,也有如月、玉、雪、清、英、各色花名或佛教用语的。

大体上,正常人家,都不太会给孩子起一些过于冶艳、过于飘忽的名字。
就像现在,也不太会有人,“哦,我女儿随我姓杨,那就叫杨璃殇、杨伤梦,要不然叫杨影琉璃舞雅玥瑷雅!”

您一定也好奇:不是诗词界都有些艳名么?男人不也有吴梦窗、史梅溪、周美成,这不一个赛一个婉约?
答:这几个都是号或字,好比人家起的网名,在网上叫什么梦窗、梅溪、美成,没事;现实生活,还是叫吴文英、史达祖、周邦彦。

您会问了:女性不是也有柳如是、李香君、董小宛、顾横波这种名字?
答:这几位名字艳丽,然而都是教坊乐伎者流,算出台时的艺名。

日本古代有种源氏名。最流行时,是从事风化行业的女孩,也就是游女,起来当艺名的。什么朝雾凉风绢夜千香。
这个习惯,后来从事特殊行业的女子,也会起来做艺名。比如松岛枫名字挺好听,但您不会真以为松岛枫真名就叫松岛枫吧?

至如民国时,小说家起名字,再华丽,也有分寸。
张爱玲给笔下女性起名字,曼桢曼璐、流苏敦凤、七巧玉清,罢了。
钱钟书先生《围城》里,算是人人名字有典故了,但从孙柔嘉到苏文纨,从唐晓芙到范懿,也都不会浓艳得吓人。

甚至连艺人们,也未必就一辈子担着个华丽的艺名。
比如,程砚秋先生原名叫承麟,是个很大气的名字,一度艺名叫程菊侬,后来改叫过艳秋。最后改叫砚秋。少了浓艳,多了书卷气。

说句不该说的:
起名字,其实不太该净往浓词艳赋去找。
比如看《金瓶梅》,月娘、金莲、雪娥、玉楼。字眼也好看也好听,但不会太妖冶。
《红楼梦》里女性名字算最华丽的了。但细查之,不难发现:诸位大小姐们,四春的名字都很端正,其他黛玉宝钗、湘云熙凤,都是蕴藉端正的名字
至于名字好听的其他姑娘,袭人晴雯、司棋侍书、翠缕碧痕、紫鹃鸳鸯、秋纹绣橘,大多是花花鸟鸟植物上找的,论起来很花巧纤雅,但这是丫鬟名字。
当时贾政听说宝玉给丫鬟起名叫袭人,从 “花气袭人知昼暖” 取典,当场生气,说宝玉只在浪词艳曲上下工夫。
当然啦,《红楼梦》里诸位小姐起诗社,也给自己起了潇湘妃子、稻香老农这些号,但到底只是拿着来玩的,是艺名,而非真的。

老笑话讲,西北老农想象皇帝过日子,“那一定是顿顿油泼面,大红的辣子”。
其实古代正经有人读书的家庭,起名字并不每天大红的辣子那么浓艳华美,也许反而清淡得多。

张恨水先生,写《金粉世家》、《啼笑因缘》那位,笔名起得很热闹,“人生长恨水长东”,其实真名张心远。
他喜欢《红楼梦》,看贾宝玉吃鹅掌鸭信,便也安排自己笔下少爷生病了吃鹅掌。被懂行的人提醒说,富贵人家子弟生病,绝不会拿不易消化的鸭掌当粥菜,还是改为云腿拌荠菜吧。

类似的 “《红楼梦》里什么样,我也要什么样”,甚至出过这样的笑话。《红楼梦》里,贾宝玉说枫露茶要三四次才出色的,某电视剧亦步亦趋,没学对,说成了 “那枫露茶已经出了三四遍色了”—— 感觉那茶都要泡烂了。

类似这样,又想风雅,又学个半吊子,也就容易给孩子起名字,起得花里胡哨,全无蕴藉可言了。
好好过日子、去学校上过学的孩子都知道,自己的名字端正平和,意头端正,别让老师念起来作难,别被同学拿来当笑话,考试时写起来简单,那最好了。

毕竟自己的名字事关一生,是一个人的社会符号。
可不该是父母拿来掉书袋整个性玩辞藻的工具呢!